中國為何禁止比特幣

  • 時間:
  • 瀏覽:40

  剛剛卸任的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在今年初的第14次全國兩會記者會上對比特幣發表談話,他說比特幣的一些東西出臺太快,不夠慎重,迅速擴大或蔓延,會給消費者帶來負面影響,也會對金融穩定造成影響。

  2017年9月,對于中國的比特幣市場而言,仿佛在一夜之間從夏入冬。根據9月4日下發的《中國人民銀行、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工商總局、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文件精神,國內三大虛擬貨幣交易平臺比特幣中國、火幣網、OKCoin幣行先后發表聲明,稱將暫停注冊、人民幣充值業務,將于9月30日前通知所有用戶即將停止交易。不止三大交易平臺,其他主要的數字資產交易平臺大多也發布了類似公告。就這樣,國內主要的虛擬貨幣交易平臺基本都已經公布了退出虛擬貨幣交易,過往市場的喧囂,從此煙消云散。

  包括比特幣在內的虛擬貨幣交易在華被禁,市場一下子被關閉,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在很多人看來,盡管對于比特幣的監管遲早要來,但預期中的監管政策更多是資金托管、投資者適當性等,恐怕大多數人都沒想到竟然是直接關閉。監管如此嚴厲,力度超出預期。

  我國對于虛擬貨幣的政策從早期的觀察、過渡到如今的取締,可謂全球最嚴格。相比之下,雖然比特幣在全球被接受程度不一,但目前還鮮有主要經濟體要求關閉比特幣等虛擬貨幣交易。新加坡把比特幣等同于商品來處理,當比特幣被出售,或者用來支付商品時,將有稅務產生。以色列則是把比特幣當成了一種與金融證券或股票有些不同的資產。日本對比特幣態度最為開放,內閣通過了一系列法案,承認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具備“類財產價值”,可以用于支付和數字交易;澳大利亞于2017年7月1日把比特幣視為貨幣,并將廢除比特幣商品與服務稅(GST)。美國各州對比特幣的態度不一,華盛頓州最嚴,要求數字貨幣交易所必須申請牌照,同時要求第三方的獨立審核。而比較寬松的內布拉斯加州則允許律師接受數字貨幣作為報酬。

  過去幾年里中國監管部門對于創新的包容度很高,例如在移動支付、網貸等領域發展早期,都遵循了先觀察一段時間、再進行規范的思路,將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納入到監管體系。而對于比特幣的交易,政府為何采取了勒令停止的手段?這背后的考量是什么呢?

  貨幣是交易媒介、儲藏價值和記賬單位的一種工具,其更是管理經濟的一種工具,是政府進行宏觀調控的一種手段之一。在宏觀經濟學中,貨幣供給(Money Supply)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概念,因為它會直接影響到全社會的信用供給和物價水平。各國央行的主要職能之一,就是調控貨幣供給量和價格(利率)。

  如果有一種新的,不受政府控制的貨幣對現有的體系發出挑戰,那么其造成的影響將是非常深遠的。

  貨幣的印制和發行普遍被掌握在國家手里,這被稱為鑄幣權。在現代經濟中,鑄幣權更是遠遠超出了一個國家的范圍,因為全球的經濟形成了一個整體,貨幣的流通已不僅僅限于一個國家,誰的貨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那么該國就擁有了全球的鑄幣權,當前的國際鑄幣權主要掌握在美國手里,其次是歐盟。

  在宏觀經濟中,有一個概念叫做“鑄幣稅(Seigniorage Revenue)”。鑄幣稅的意思,是指貨幣鑄造成本低于其面值而產生的差額。在紙幣時代,政府印制鈔票的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同時政府擁有印制貨幣的壟斷權,因此能夠獲得全部的鑄幣稅。

  以美國政府為例。在過去十年中,美聯儲每年增加600億到1000億美元左右的貨幣供給。用這些印制起來毫無成本的美元,美國政府可以購買任何資產、商品和服務,因此它們對于美國政府來說是一筆非常重要的收入。要想讓政府放棄這筆收入,和比特幣這樣的虛擬貨幣“分一杯羹”,這簡直讓人不可想象。事實上,任何政府都沒有理由讓這樣的情形發生。

  

  比特幣玩家展示他的實物證明——比特幣紀念幣。這是一種比特幣概念的實物紀念幣,為鍍金制成,紀念幣上一般刻有出資人的錢包地址二維碼,每一枚比特幣硬幣上都有唯一的二維碼,可直接使用手機掃碼讀出你錢包的地址。

  同樣的道理和邏輯,對于其他政府也適用。在2014?2016年間,人民幣取代美元,成為比特幣最大的交易市場。因此我國政府對比特幣交易做出反應,其實也是情有可原。

  2017年,在我國政府開始嚴肅對待ICO和比特幣交易平臺后,以人民幣計的比特幣交易量大幅度下降,其市場份額被美元和其他貨幣取代。

  所謂ICO源自股票市場IPO的概念,即指區塊鏈項目首次發行代幣。項目投資人以所持比特幣、以太幣等數字貨幣,兌換項目發起人發出的幣種。

  事實上,虛擬幣的技術含量并不高,其所依托的區塊鏈技術本質為“開放式源代碼”。四五個金融和IT從業者一個晚上就能做出一個虛擬幣種。目前,已有上千種代幣。倘若ICO泛濫開來,任何人都以此造幣發行虛擬幣,不排除會有幾萬種乃至幾百萬種幣種出現,勢必會擾亂貨幣體系,影響實際有效貨幣供給,干擾政府通過貨幣手段對經濟的干預。

  因此,2013年12月,央行等五部委《關于防范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指出:“代幣發行融資是指融資主體通過代幣的違規發售、流通,向投資者籌集比特幣、以太幣等所謂‘虛擬貨幣’,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涉嫌非法發售代幣票券、非法發行證券以及非法集資、金融詐騙、傳銷等違法犯罪活動。”

  伴隨如此龐多幣種而來的,還有惡性通脹!據統計,截止2018年8月底,全球加密數字貨幣總市值為2895.31億美元。

  虛擬貨幣的市值大漲,可能產生兩種效應。第一種叫做“財富效應”,即虛擬貨幣的持有者感到自己有錢了,因此開始大手大腳地花錢。第二種叫做“貨幣代替效應”,即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使用虛擬貨幣進行交易,而拋棄傳統貨幣,或者把傳統貨幣(比如英鎊、美元、人民幣等)放在銀行里。這兩種效應都會導致物價上漲。

  當然,目前虛擬貨幣的總量還太小,不至于對社會物價造成任何感覺得到的影響。但是如果該趨勢得到持續,那么它們能夠造成的變化將是非常深刻的。

  綜上所述,我們應該不難理解政府對于比特幣的態度。

  把比特幣徹底扼殺,或者開發出能夠和比特幣競爭的官方虛擬貨幣,都是未來可能的發展方向。

  事實上,我國監管部門雖然拒絕了比特幣、萊特幣等虛擬貨幣,但對于數字貨幣尤其是法定數字貨幣,央行一直在研究探索中。據媒體報道,與比特幣更多是作為一種投資品被用來投資、投機不同,央行推動的法定數字貨幣會是一種支付工具,可能會像紙幣一樣無限法償,與紙幣之間的價值對比預計也是恒定的。前不久央行旗下的數字貨幣研究所已正式掛牌。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籌備組組長、科技司副司長姚前曾表示,央行發行數字貨幣的目的是替代實物現金,降低傳統紙幣發行、流通的成本,提升經濟交易活動的便利性和透明度,至于何時能推出中國的法定數字貨幣,現在并沒有一個時間表。此外姚前還透露,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幣的原型方案已完成兩輪修訂。

  

  一個時期以來,中國在金融上脫離實體經濟,即金融脫實向虛非常嚴重。近年來,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上的領導講話不僅每每提及并且諄諄告誡,要求各經濟部門尤其金融機構要對實體經濟多加支持。圖為國產飛機的制造車間。

  2013年中國人民銀行與工信部、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聯合發布的《關于防范比特幣風險的通知》指出:“比特幣應當是一種特定的虛擬商品,不具有與貨幣同等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這是中國迄今為止對比特幣性質進行界定的重要規范性法律文件。雖然比特幣在我國被界定為虛擬商品,但其金融屬性近年來有所加強,有些已經威脅到了金融安全穩定。

  伴隨比特幣價格的瘋漲,比特幣及其相關產業投機氣氛濃厚,投資者盲目跟風炒作甚至失去理性。私人和機構持有比特幣已經從早期的技術偏好,發展到現在的投資和投機。被央行禁止的ICO原本是區塊鏈項目非常重要的融資手段。但是,2017年以來,國內ICO項目上線頻率呈指數級加速趨勢,融資規模和用戶參與程度也呈現加速上升趨勢。顯然這其中很多ICO項目已經脫離了區塊鏈本身。比特幣交易平臺作為絕大部分比特幣投資者買賣比特幣的渠道,對這種投機炒作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有些平臺開展融資融幣、杠桿交易、拆分買賣虛擬貨幣必發88,已經涉嫌違法證券活動。

  大量的資金涌入,使規模有限的比特幣對法定貨幣的價格隨之大漲。而價格的迅猛上漲,又吸引更多資金涌入,泡沫和風險,包括操縱市場和欺詐傳銷行為隨之膨脹。特別是ICO的爆發式發展,正在廣泛吸引社會公眾和資金投入,更是帶來極大的風險隱患,而中國已經成為比特幣挖礦、交易和ICO全世界最集中、最高漲的地方,再不采取果斷措施進行必要的監管,恐怕將出現重大社會問題!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經過調研,中國人民銀行聯合相關部委在全世界率先叫停ICO,進而叫停比特幣等網絡數字幣的交易平臺。

  

  自古以來,國家的真正財富來源于實體產業。在世界金融危機的泥潭里,在東西方經濟權爭奪的最后關頭,國家實體經濟決不可受到任何事物的左右。近幾年來,監管部門一直強調,要脫虛向實,保護好實體經濟。2017年7月份召開的金融工作會議已經為今后幾年的監管確定了主基調,即嚴格控制風險、金融回歸服務實體經濟。但無論是從技術上,還是發展方向上,比特幣等虛擬貨幣都與這一理念背道而馳,它像吸血鬼一樣吸食著來自實體經濟的產出,自我繁殖,這也是中國政府當前對比特幣踩剎車的主要原因之一。虛擬代幣對中國金融系統的影響,其表層危害在于轉移資產。

  據《證券日報》的報道,2017年5月中旬至8月末,90天內中國買家在倫敦購買的房產,耗資超過了36億英鎊,合計高達約317億元人民幣。事實上,近年來國人海外購房熱潮頻頻上演。

  上述看似無關的消息卻暗藏疑問:人必發88官網民幣在資本項目之下是不可自由兌換的,簡單的說就是人民幣換匯之后不能對外進行投資、更不能用于海外購置資產,幾百億購房款額又是如何可能呢?比特幣等虛擬代幣為此提供了可能。不少玩家在國內購買代幣后,立刻轉向境外兌換外幣,就可在當地購房。倘若虛擬幣在國內泛濫,國內財富即刻就可被轉移。

  不僅如此,資本逐利會產生吸金效應。數百倍的利潤吸引著大量玩家將資金投入其中,此前不乏玩家賣房炒作代幣,一夜獲利近千萬。高額利潤驅使下,倘若玩家將證券市場中的資金取出盡數投入代幣市場,金融體系崩塌在所難免。

  2017年5月12日20時左右,一款名為“WannaCry”(想哭)的勒索軟件病毒在全球迅速蔓延,用戶只要開機上網,主機就可能會被攻擊并導致存儲文件被加密,解鎖的方法只能是以比特幣形式支付贖金。短短24小時內,該病毒席卷全球超過150個國家,感染電腦超過30萬臺。全球多個高校校內網、大型企業內網和政府機構專網中招,造成嚴重的危機管理問題。中國也有部分Windows操作系統用戶遭受感染。

  處于事件焦點中的,除了勒索病毒,還有比特幣。這一“病毒敲詐”事件讓比特幣需求快速上升,拉動價格再創新高,從1月初的6000元/個暴漲至6月份的超過20000元/個,漲幅達300%之多。敲詐勒索病毒為什么選擇比特幣支付?勒索人為何如此自信在收款時不被追蹤到?這一切,都與比特幣自帶的特性有關。

  比特幣有一個重要特征,就是網上透明,但完全封閉,當事人對線下過度保密(匿名),難免對現實世界法律的監管帶來一定的難度。這是與其采用的是開源化加盟式公有區塊鏈的技術密切相關的:區塊鏈首先是不同所有者計算機的聯網,從而實現計算機共享運算和存儲能力,避免計算機資源的嚴重浪費,并實現計算機網絡的去中心化,由所有加入的計算機共同運行和維護既定的規則。這又需要系統必須是開源的,參與者可以通過互聯網自動下載系統并實現連接和共同運行(當然,每個計算機也可以加盟不止一個區塊鏈網絡系統),這樣,要采集和維護加盟者的真實身份信息就非常困難。犯罪分子可以直接利用比特幣進行黑市交易、非法跨境轉移資金、資助恐怖活動,而不被偵查和追蹤,犯罪所得的比特幣甚至不用“洗白”就可以方便地重新參與流通。

  

  2017年,一款名為“WannaCry”(中文名:想哭)的“比特幣勒索病毒”大規模入侵全球電腦網絡,包括中國、美國以及新西蘭在內的全球100個國家紛紛中招。

  除了網絡勒索外,洗錢、非法交易、逃避外匯管制等也利用了比特幣的匿名性等特點。2017年1月份我國外匯儲備跌破3萬億美元,較2016年12月的3萬多億美元,減少123億美元,較2014年6月份近4萬億美元,更是下降了25%,減少了差不多一萬億美元!

  外匯儲備跌破3萬億關口更多的只是象征性意義,這也意味著人民幣貶值的預期沒有逆轉,資本通過各種各樣的途徑仍然在流出,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巧合的是,這一走勢與比特幣市場價格變化幾乎同步。這說明什么?當然是比特幣與資本外流有著密切的關系,這也是為什么有人把比特幣叫做“匯幣”的重要原因。在人民幣貶值的趨勢下,換匯的壓力很大,很多人都要把錢匯到國外去,但苦于外匯管制沒有出路,而比特幣恰好提供了一個平臺,在國內買入比特幣,在國外拋出換成美元,資金就神不知鬼不覺的出逃了。這種所謂的“匯幣”行為,就是典型的洗錢活動。而這樣的洗錢活動一旦形成規模,必將是合規監管無法容忍的!

  在國內,公眾投資者面臨的,還不僅僅是違法犯罪和投機風險,更有交易平臺帶來的風險。

  

  隨著比特幣投機與瘋炒日漸盛行,其價格大起大落也引起了各國監管層越來越多的關注,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在2018年1月召開的國際會議上表示,英國已經開始認真考慮限制比特幣,因為她擔心加密貨幣被犯罪分子使用。

  在中國,98%的比特幣交易,是通過比特幣交易平臺進行的。但這些交易平臺風險重重。一種情況是攜款潛逃,例如2013年,國內比特幣交易平臺GBL,以遭黑客攻擊為由突然跑路,用戶損失2000多萬元。

  還有一種情況是網絡安全和風險防控不到位。2016年,香港比特幣交易平臺Bitfinex約7200萬美元的比特幣遭竊,最終的損失卻要由用戶平攤。

  此外,比特幣交易平臺兼具信息中介和交易中介職能,為炒買炒賣活動提供了信息和交易便利,也是造成比特幣市場風險的重要原因。可以預想到,如果不加管控,不遠的將來,我們所面臨的一切違法犯罪都會結親比特幣!

  

  前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首席經濟學家、哈佛大學經濟和公共政策教授Kenneth Rogoff加入了比特幣泡沫論陣營。他認為比特幣的價格終將崩潰,最主要原因是,比特幣不能夠一直處在監管之外、保持“匿名”的特點。

  不同于法幣,比特幣的背后沒有國家信用的背書,也沒有法定意義的保障,完全是靠一群人所制定的規則去執行,去發展。因此,比特幣造富神話背后隱藏的這些諸多潛在風險,其實都是其自身運行機制而產生的固有風險。當前,由于互聯網跨界、跨境融合延伸的特性,比特幣可能會跨境流通和交易,而由于我國實施嚴格控制,已促使其大量轉移到境外進行,因此,還需要加強國際間的溝通和協調,提升國際社會對網絡數字貨幣的認識,盡快達成共識和國際統一監管規則,避免監管漏洞和跨境套利。

  在我國有許多省的電力產出過剩,導致電價很低,這給用電來生產(挖礦)的比特幣帶來了商機。隨著我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比特幣生產國,如何“馴服”比特幣?政府更應該發揮先鋒和引導作用,為世界貢獻中國智慧。


必發88官網 必發88
棋牌app娱乐平台
乌克兰美女 缺陷 43111111最快开奖 香港赛马会走势图90期 上海时时平台哪个好 wnba女篮2018赛程排名 王者荣耀芈月的禁图 ag捕鱼骗局模式 王中王救世?7799811 中国快网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呼和浩特沐足店怎么玩 澳门骰子机怎么买稳赢 北京赛pk10信誉群 2013年双色球号码 白小姐23期开奖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走势图